top of page

限時空間 solo masquerade

已更新:2019年12月14日



慢條斯理狗 | 王十七平 X 王和平 | 必然的手口部勞動 Doggie Go Doggie: Slowly Not Necessarily Surely | Solo Exhibition 17 Ping X Wong Ho-Pin Peace | Masquerade Cosplay



也許只能處理後遺: 作品都離不開延誤,或延遲。

一些臨時的居所、 長長的目光或凝視、 種種逃避或拖延而成的產物、動物、生命體。

願我把牠們都擠在這空間, 架空一段距離: 悼我曾經的志學國。



日期 Date:2 – 20 / 8 / 2019 (逄星期一休息 Closed on Mondays) 時間 Time:14:00 – 20:00 地點 Venue:L3-06D 據點 ‧ 句點 Floating Projects 詳情 Details: http://floatingprojectscollective.net/…/doggie-go-doggie-s…/


前題:


二零一七到二零一九,我在志學國待過兩個空房。一個在走道盡頭,一個面向草地太陽。到埗不久因創作論的課,我讀了保羅.奧斯特的《孤獨及其所創造的》。彷彿從此為我落下一道符咒,一道我於此域生活的基調:與房間相處、不安於室,並嘗試用諸種方式將她填滿,一個Void。家徒四壁像是個意象。房間,是我身體器官的延伸,她是個容器她容納我,同時我必須注滿她。(有時我在裡頭極度膨脹心跳加速。有時不過咖啡因效用過期,我就萎縮。必要時發光,有時發臭。)


志學國的狗,都走得慢條斯理的。有一只我叫牠小白,常優哉擋在全家便利商店門口,自動門打開,牠聞風不動。偶爾也有些不知好歹目中無人的,躺著,道路中央。

或許我就是其中一條狗。或許我企圖加入你們,渴望被遛。在A8207與A8304空房以內或以外,在鄰近房客吵嚷之間,稍縱即逝的平靜空白,我幻想很久的專輯《路人崇拜》十首歌總算錄製完畢。而畫畫,在我摔壞手機兩次,直到完全放棄送修以後,成為了,我無聊或無力之間,必然的手部勞動。


畫畫只是讓我手部持續勞動;畫畫只是為了讓手持續勞動,腦袋放空。但我喜歡當我的畫,能逗樂一些人的時刻。



@@@@@@@@@@@@@@@@@@@@@@@@@@@

@@@@@@@@@@@@@@@@@@@@@@@@@@@


唔好飲咁多水

都叫你唔好飲咁多水唔好

飲咁多水

飲多左水又話要痾尿又要

飲多左


需要士氣需要拍子需要持續播放

更多


別喝太多水

別喝太多液體別要

別喝太多水

多喝水你就一直尿尿

一直分離


需要持續播放需要持續播放更多

士氣


可口可樂太多有點太多

可口可樂


我看那部記錄片他說:

「你把那些塊狀捏一下。」


好事多磨,通常都多磨。


回應一個空間。

架空一段距離。

去處理一些我曾經熟悉,如今經已上鎖的居所。


其實我只喜歡臨時居所

流動公寓,唔嫌多。


「你把那些塊狀捏一下。」


好事多磨,通常都多磨。


我最喜歡的葡萄牙詩人費爾南多·佩索亞他說,他說:

「一個人只能看見他已經看見的東西。」


一種延遲

一種過動

必須移動:

因為停下來惴惴不安。


想養一個內在的小孩愈養愈年輕。

thus once upon a 玉, still a 玉.


(猶豫地跳過舞過。)

(總是猶豫地跳過舞過。)


我們皆有自己的一團糟要處理。


記我的志學國,記我白色的BU輪子踏過的那

彎彎曲曲、彎彎曲曲的直路。


媽媽如我只不過帶一些風景回來,

還算不算凱旋而歸?


稍作消失休息。


「讓宴會開始吧!奴才們!音樂,燈光!」*




~~~~~~~~~~~~~~

王和平 P E A C E

~~~~~~~~~~~~~~

勝會驕,敗則非常餒。

二零一八年末推出卧室自錄專輯卡帶及同名小誌:《路人崇拜 About a Stalker》、壽豐鄉記錄空氣之周邊:《日常:錄音筆記》。作品將於是次展覽再度發行。


「想拒絕崇拜,因崇拜大大地匱乏我。

想拒絕偶像,幻象,大笨象。

我係我既大笨象。

大笨象,係我。」


about wong ho pin peace:

Still a struggling being who sings, whispers and murmurs. Musician and singer-songwriter from Hong Kong who currently stations in Taiwan. She released her Debut Concept album, ‘路人崇拜About a Stalker’ (cassette + zine), in November 2018. It involves a collection of bedroom recordings and a little zine that depict the internal waves of our multifaceted life on and offline, within(out) our tiny pity cell phones.


~~~~~~~~~~~~~~

王十七平 17 p i n g

~~~~~~~~~~~~~~

海邊生活的五歲孩。

混種兒,子宮子民。

一天若能繞圖數十張,則得意非常。

王氏旗下之繪圖部精靈:

過動鬼畫符之過動過過動動動動動。


about 17ping:

a 5-year-old kid residing by the sea.

hybrid child, Womb citizen.


@@@@@@@@@@@@@@@@@@@@

@@@@@@@@@@@@@@@@@@@@

@@@@@@@@@@@@@@@@@@@@

@@@@@@@@@@@@@@@@@@@@

@@@@@@@@@@@@@@@@@@@@

@@@@@@@@@@@@@@@@@@@@

@@@@@@@@@@@@@@@@@@@@


/////////////////這是一條向光通道。你穿過蜘蛛網和蟑螂的屍駭///////////////直達房間/////////////

//////////////房間裡有海豚的影子,有藍光,有黃燈,有風景有畫。////////////

////////////////////////////////////////////////

/////////////////////////////////

不過紙條時時掉落。

///////////////////////////////////////


「對他而言,世界已經縮到和這個房間一樣大,而他花多少時間了解這一點,他就必須在這個房間待上多少時間。只有一件事是確定的:​除非他在這兒,否則他不可能在其他任何地方。​倘使他不設法找到這個地方,想要尋找另一個地方將是一件荒謬之事。」 Paul Auster, The Invention of Solitude


「喂你??」


(發現在地球難以為繼自此喋喋不休喋喋不休疊疊著喋喋不休我們的喋喋不休疊疊著)(話已經說得太多,這好撚明顯)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CICADA 004 | PEACE WONG

an audio mix that includes 3 of my original songs, check the interview with Cone Shape Top below: https://coneshapetop.com/cicada-series/2020/7/18/cicada-003-peace-wong?ltclid=0e35cbea-94f8-4a5b-873b-

Commentaires


bottom of page